• 爱情的态度

    2011年08月23日

     

                   有一个人持续地对你好。甜言蜜语。百般恩宠。

                   这样子的好意,那么容易让人沉迷。

                   为什么会不安,会觉得受之有愧。

                   接受了又有什么不妥。

     

                   曾有人从你这里得到了这样的一切,

                   现在不过是你的机会,得以享受这种被爱的光荣。

                   心安理得地去面对去被珍爱有什么不好。

                   哪怕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哪怕对方得不到回报终究会离开。

     

                   朋友里也有谈恋爱谈得尽兴的一些。

                   有人每一次都像是真爱,有人有时只是屈从于身体而已。

                   可是那又怎么样了呢。

                   他们一样都过得很精彩。有笑有泪。

                   那个唯一始终安静,连憎恨都不曾得到的,不过只有我罢了。

                   到最后,什么也没有见到过就老掉的人,也只有我罢了。

     

                   所以,只是态度的问题。

                   不想要谈恋爱的人,永远都找不到合适的人。

                   因为不想去爱的爱情态度,本身已经不可接近。

     

                   爱情的态度啊。人各有之。无关对错。

                   我也有我的。也会继续这样下去。

                   不过,你猜。

                   后来会是怎样。

     

     

  • To 宸菥 [行人志]

    2011年03月27日

     

              To 宸菥

                   你好。

                   我还未见过你,却已经开始提笔给你写这一封冒昧的信。

                   但我其实知道你的。

                   知道你很活泼,知道你翻字典给自己找了这个名字,知道你先喜欢他的。

                   是啊。我知道你的那个他。

                   知道他好多年,知道他好多事。这样子有没有让你很想要认识我从我这里知道他的往事。

                   可是啊,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

     

                   我们这一群人,他,我,你见过的杨和甘,还有你没见过的一些人,因为都在一个小小的城里长大。

                   所以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变成幼儿园同学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等等等等。

                   所以我们都认识彼此许多许多年,譬如,十年吧。

                   不过我认识他十二年了。虽然头两年,他无声无息得让我几乎快要忘记他曾经是我的同班同学了。

                   他一直都很沉默,冷清得像一块会走路却不会融化的薄冰。

                   为什么是薄冰呢?---嗯,因为他一直都很瘦。

                   总之,这个男子的样子和个性大概十多年来都没有太大的改变,也许你会因此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错过什么特别精彩的年少过往。

                   不过,这是一块总是没什么反应却还是会折射出许多动人光芒的,薄冰。所以我们每个人也大概都会各自与他有过一些难忘旧事。

                   可是啊,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

     

                   我和他呢。

                   好像走得很远,又好像也离得很近。

                   我叫他游,以一种轻又郑重的语气。

                   我还曾经在冬日的阳光里久久地仰望着他,对面走廊上那个沉默的少年。

                   那是初中的第一个冬天,我们被分在不同的班级,他在二楼我在一楼。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发现课间休息的时候他总是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远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开始在课间休息的时候静静地注视那个忧郁少年。仰望。

                   其实已经记不清那时候的我都在看些什么。那个少年,连微笑都少有的啊。

                   若不是好友多年后再提起,我甚至都不记得曾有过这样浪漫的事。

                   当然在那时,也传出我偷偷喜欢着他的流言。那个年纪的男生女生,是有多爱捕风捉影这些八卦啊。

                   可是我和游,竟然也从来未有解释未有辩驳。

                   只是依旧,他在二楼的走廊站着,我在对面一楼望着。

                   就这样,未曾言语,未曾开始,未曾结束。

                   是啊。我们曾一起经历过浪漫的事,超级有默契地成就了两个纯真冬日里的温暖光影。

                   那时的他和我,居然就是那样简单的关系。如今再每每想起,都仍然心存感激。

                   感谢那个在冬日里沉默俊俏内心出走的少年,和我一起完成这个清新动人永不褪色的青春画面。

                   可是啊,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

     

                   高中的时候,我离开了那个小城。游成了我好朋友的高中同桌。

                   后来他开始拍照,在QQ上发给我看。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出去采风拍照,我帮他配上文字。

                   那时候的游,好像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冬日里的少年。有了一些活力,变成了一块有了一点活力的,薄冰。

                   那时候他拍了一张照片送我,配上了我喜欢的字,至今还存在我的电脑里,非常珍贵。

                   再后来,我来了美国。偶尔和他在QQ上聊天,也从其他朋友那里听到他的消息。

                   我们联系不多,但每一次如果我情绪不好找他说话,他都在那里。

                   说一些话,轻轻地将我抚慰。让我平静下来。

                   那时候我才发现,他其实是一块温柔的冰。话不多,可是有温度的。

                   喔,这个温柔的水瓶男啊,真让人心情愉快。

                   那时候开始,碰到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很想故意逗逗他。问一问曾经喜欢过哪个女生啦,觉得哪个美女比较好看啦之类之类。可是他总是跟我打太极。没有一次愿意坦白说的。

                   喔,这个狡猾的水瓶男啊,怕是真的喜欢我的吧。

                   哈哈。那时候我用这个威胁过他的---你再不告诉我你喜欢过谁,我要放话出去说我们俩在一起了喔。

                   可是水瓶男从来不受威胁的啊,他什么时候理睬过我的威胁了?

                   嗯,所以他那时候还是喜欢我的吧,否则怎么不怕我毁他名声呢?赫赫。

                   可是啊,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

     

                    09年听到他恋爱的消息,不是没有震惊。那时候还写了一篇给他的[行人志]。

                    后来他也和我坦白,并让我帮忙保密。这还是让我很欣慰的,有一种很被人信任的感觉。

                    他跟我说过一些你的事,你们在一起的感觉。那一刻我感觉到他的快乐,所以相信他找到对的人。

                    谢谢你啊,为他带来了新的世界。

                    最近一次与他深谈,却惊觉他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一点玩笑不敢跟我开的,是那样在乎你的感觉的游。

                    向他要一个安慰的拥抱,都被吞吞吐吐地找借口搪塞掉。

                    说到你的时候,只是透过短短的字句都仿佛听到他轻快的口气。

                    让人感觉陌生,却又忍不住觉得,他就该是那样的男子啊。

                    体贴,温柔,珍重,长情的他,我们之前竟未能全部看清。

                    可是啊,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

     

                    是啊,我们这一圈人,与他熟识的这许多年来的朋友。哪一个不是又惊又喜又悲又叹。

                    想要谢谢你,把他变成今日的他,这样一个温暖又快乐的他,这样一个体贴又长情的他。

                    但又不免深深长叹,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这个总是很沉默却又是如此长情的男子啊。

                    今日我写这一封信,想到往事,想到往事里面的我们,都还在这里。

                    但他已是全新的游,因你而得到新的自己新的快乐新的世界。

                    这怎能不叫我感叹。怎能不叫我们恸哭。

                    这个世间有那么多人,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个好恋人。

                    这个时代有那么多好女生,却不是每一个都能找到合拍的水瓶男啊。

                    所以你们要相亲相爱,要珍惜彼此,要扶持着彼此继续走下去。

                    毕竟啊,到最后,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

     

                     最后呢,宸菥。

                     我想要告诉你,虽然他是一个体贴长情的水瓶男,但他有一个多年好友总是很缺爱不定时要发作。

                     倘若哪一天她需要像过去那样从游那里得到老朋友般的关心和爱护,望你一定理解并且绝对支持。

                     因为若琳总是很缺爱不定时要发作。更因为每个人都爱若琳。

                     游是这样的,你一定也是这样的。

                    

                     还有,目前的“债务”状况呢,是他还欠我至少一次采风,一个表白,还有一个久违的拥抱。

                     当然,还包括一次让我和你见面的机会。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毕竟啊,到最后,是你得到了这个长情的男子啊。

     

                                                                                                若琳

                                                                                        03/26/2011 晚   于美国亚特兰大

     

  • 时间 (1) [叙]

    2010年06月07日

     

     

    11:29pm

           她一如往常,洗漱完毕,到点睡觉。

           关了灯,昏暗的房间,窗外透进来路灯的晕黄。

           打开iPod,寻找今晚的睡前歌曲。

           这一首吧,[记得]

           有一个男生翻唱了一个很不一样的版本,用了很多温柔的钢琴。

           她一直都喜欢的。

     

    11:34pm

           [我们都忘了,这条路走了多久。]

           她侧躺,把右脸紧紧贴住自己的长发。

           听到钢琴的声音,听到好像总是意有所指的歌词。

           [心中是清楚的,有一天有一天都会停的。]

           突然间,她用双手蒙住自己的眼睛,蜷缩在被子里的身体却轻轻开始颤抖。

           微微有光透进来的房间里,她躲在被子里面,长发盖住脸。

           在啜泣。

           眼角的泪水迅速渗进发丝,消失不见。

           她一整个晚上的莫名的伤感在这一刻积聚起来,倾涌而出。

          

    11:42pm

           她平躺着,iPod在手边亮着屏幕,音乐循环播放。

           用手捂住脸,她却仍能感觉到热热的眼泪顺着指缝流出。

           深爱十年的前男友,不知在何时已将她的博客链接从自己的页面删除。

           下午在办公室,她无意打开,却再也无法在那个熟悉角落看到自己的名字。

           刷新页面好几次。所有好友的名字都在那里,只是不再有她的名字。

    一切都凭空消失了。如同许多年前他的爱情。

           讽刺的是,她的,这么多年了,还一直都在。

     

    11:51pm

           [以前的一句话,是我们以后的伤口。]

           她紧咬着嘴唇,想要忍住哭泣,忍住悲伤。

    她死死盯住头顶上暗着的吊灯,眼前却浮现他第一次说爱她的那个下午。

    没有人的公园深处,阳光穿透斑驳树影。

    男孩紧紧将她搂在怀里。她还记得他微微发抖的肩膀和强有力的心跳。

    阳光退去。时间疯狂快转。

    九年前分开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见面。

    他只是突然去了别的城市,发来分手的短消息。

     

    11:57pm

           泪水。泪水。还是泪水。

           她没有力气止住自己的眼泪,就好像她无力将他从心头驱除。

           即便是在十年后的今天,提及他的心痛已经如此微薄。

           她却依旧愣在了原地,当她看到自己的名字,已经不见。

           好像是她这个人,已经不见在他的生活。

           她想要告别,甚至没有回应他一个月前的短消息,以表决心。

           但是那一刻,当看到她的名字不再出现,她终于发现。

           那才是告别。

    他给的,才叫做告别。

     

    11:59pm

           学生时代幼稚的恋情。分手九年。一直单身至今。

           因为不甘,一再乞求,才与他尴尬地保持朋友关系接近七年的时间。

           为了能够安静呆在他的世界,她几乎磨光了所有的棱角和自信。

           她在模糊的泪水之中想到自己卑微的坚持,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只偶尔发来短消息,她追着回复过去,常常超过两条就不会再有回应。

           没有电话,没有见面。听说他的朋友还不敢在他面前提起她。

           不管多少次感觉自己即将痊愈,他恰到好处的出现都狠狠粉碎她的武装。

     

    12:10am

           长时间的哭泣,让她不得不坐起来稍作清理以保持畅通呼吸。

           她已经许多年没有这样为他哭过。

           上一次这样伤心的哭泣还是在刚爱上他时幼稚的少女时期。

           因为与他失去联系,接连三天,在月色清澄的夜晚,默默失眠流泪。

           分手时候也曾失落一阵子。那些眼泪由于太过频繁,反而都模糊了。

           后来。她的心似乎因为流泪太多而干涸了好几年。没有办法接受新的人。

           尝试约会过一个生物学教授,对她穷追不舍。她被动地几乎要接受。

    生物教授曾深夜打来电话,声音与他相似得让她心惊,当下扔了电话。

           还有一位英语老师,温柔体贴,但是没有他挺拔的身材,英俊的面容。

           她已把所有青春献给他,再没有多余的剩下。

          

                                                                                                    To be continued...

                 

          

     

  • 时间 (终) [叙]

    2010年06月07日

    12:17am

           重新躺回床上,她抓住被子,侧身蜷缩着。

           与他近一年没有联系。是她放弃主动,他亦没有任何动作。

           生活平静度过,准备接受母亲的安排。她已经是要结婚的年纪。

           直到那一日,他的短消息再度出现。

    语气一如从前,好像未察觉她已消失接近一年并将持续消失。

    她在路上看到短信,抬头看到茫茫人群,内心一时全部空白。

    片刻,她奋力拨开人群,在喧嚣的街头突然狂奔起来。

    可笑。她在这样可笑的重逢刹那,失去了言语。

    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次回到原地,被打回原形。

    已经没有理智,她当即拨给他,在他开口之前要求一拍两散。

    她喘着气说完脑子里出现的所有词语,然后停下来。

    然后听到他久违的声音,他只说了一句要开会。就挂断了。

    她一下子像被抽空的气球,跌坐在路边,久久没有回神。

    她如此投入,排演了一出安静的独角戏。

    快九年的时间,喔,不,也许是十年。

     

    12:25am

           眼泪像是有了惯性,一点一点地湿润她的脸,即便她已平静下来。

    她最终参加了早就安排好的相亲。政府部门的研究员,却出奇地话多。

           耐着性子见了两次就断了联系。她不想勉强自己。不只是因为他。

           他的短消息发来,只是简短地让她再好好考虑要绝交的事。

           他好像总是把选择留给她,但她知道自己永远没有选择。

           因为他给的唯一选项,就是服从。

           也许是第一次,又也许是像过去的许多次一样,她暂时没有回应。

           她假装自己没有收到那一条短消息。她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听他的安排。

           那之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直到下午在办公室里那匆忙的一瞥。她读出了他也要告别的讯息。

     

    12:30am

           为什么还会难过。

    她睁着眼睛盯着窗外透进来的灯光在问自己。

           在将要结束这场长达十年的黑暗梦魇之时,她怎么突然又失去勇气。

           她想不通自己,只有泪水。

           这么多年来,她只知道他的每一次动作都几乎把自己的生活完全搅乱。

           但她从来不知道,她的决定,对他,是不是也有哪怕一点影响。

           她不敢问,也不想问。

           仿佛已经从他手中得到自由,她却前所未有的失落。

           好像他最终,还是将她丢开,弃如敝屣。

    好像她最终,还是对他来说不再有意义。

           但,离开他,彻彻底底。这多年来的愿望即将实现。

           她,怎么反而犹豫,仿佛若有所失呢?

     

           她闭上眼睛。想到明天要开始新的生活。

           她想到明天之后,她要去寻找一个新的爱人,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那个也许还躲藏在她心中的人该怎么办呢。

           十年来她屡次尝试,无一次成功将他驱除出境。

           越是用力想要忘记,越是心痛想念无法克制。

           也许与他相遇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事。

    但更令人难堪的是,十年后的今天,她却仍然因此无法找到新的生活。

    尽管她已经感觉到自己一天天在老去,华年不再。

    尽管在她心底仍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呼喊着要重生。

    可是,她不知道。

    这个问题,她思索了整整十年,却始终,依旧,没有答案。

     

    12:49am

    究竟要有多少时间才能将他完全遗忘。

    又究竟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找到一个能够完全代替他的人重新爱上。

     

    想着这一些,昏暗之中她精疲力尽地沉沉睡去。

    闭合的长睫毛上,再一次,溢出了晶莹的泪水。

     

     

     

     

    写在最后

          许久没有发表小说了。最近想重新拾起。昨天下午快快地写了这个超级微型的小说。仅作练笔。

          一直觉得这样短短的写作很特别。也许会继续下去。

          就作为[叙]系列吧。毕竟长的小说不大适合在blog上连载。

         

           这个小说很短。句子也很短。简洁明了,没有任何渲染。

           我自己读来觉得很特别。但也许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少了感染人心的东西。

           这一篇里我没有写。[叙]系列里,我都不打算写。

           只是想要让故事和人物本身散发气息。


           只是希望即使是这样,你们仍会喜欢。

           谢谢阅读。


                                                                  若琳

     

     

     

  • [小滿] 倉促

    2010年05月21日

     

                     開始倉促得仿佛沒有開始,

                     結束也倉促得不像結束。

     

                                                                      @Athens,GA

                                                                      06/05/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