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天,有人在微博上提及我曾經的小説集[葵花生],説是曾陪伴她們的少女時光。

              有好幾個朋友分別在不同場合詢問我爲什麽不繼續寫作。

              不禁也讓我開始思考。

              那些不時冒出來的新的想法,那些沒寫完的小説片斷,那些對人生和世界的點點感悟。

              還繼續寫下去嗎。

     

              整理還未發表的文稿,完成未寫完的小説。

              二十五歲前,我希望自己還能有機會將這一些出版成書。

              不論今後是否從事寫作,我確定,至少這一件事,我是一定要完成的。

              就當是對自己的紀念,青春的見證。

     

              若有幸繼續寫作。亦可算是重新開始的第一個腳印。

              如此想來,著實不錯。

     

     

               這兩三個月來因爲忙碌沒有時間寫博客。 

               但上週卻偶然看到有陌生人在博客留言。令人驚喜。

               沒想到這博客還是有人在看的。

               不好意思。節氣系列會慢慢補上的。

               希望五月以後有時間寫別的系列。

     

     

                寫作令我感覺快樂。

                亦是與世界和人類交往的最佳途徑。

     

  • [寒露] 張悅然來的時候

    2011年10月08日

     

     

            寒露那一天。張悅然來我們學校。做了一個簡短的見面會。談及她的寫作和生活。

            她的作品,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04年在去倫敦的飛機上讀過的那本[櫻桃之遠]。那時候我剛初中畢業,暗紅色的封面打開之後裏面有太多内容,痛而殘酷,劇烈震動著我那顆在當時尚未完全蘇醒的少女之心。

            那之後,她有[水仙已乘鯉魚去]和[誓鳥]。未來得及閲讀。但是書名是喜歡的。

     

             她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但她的沉靜是熟悉的。那種寫作者才會有的沉默。

             我喜歡的。

     

             她打開一個小筆記本,然後慢慢地開始講起她在新加坡的大學生活。說到她是如何最終選擇寫作,逃離世俗為她界定好的原有路徑,追逐真我。

             她的演講,回答了我之前對她所有的兩個問題,所以我感覺收穫頗多。

             同時,她講到的另外一些内容,我很有感觸,因而記在隨身的日曆本上。

             1。以色列:是指與神決鬥而可以獲勝的人。

             2。寫作是治療,亦是傷害。

             3。孤獨的童年。

             4。偶像是帶你走一段路,令你不再停留在原地的人。你的偶像是誰。

             5。[鯉],是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去捕捉和打撈文學。

             6。真正有收穫的閲讀。

             7。關鍵是要堅持寫下去。

     

     

              我喜歡遇到不同的人。去聼他們的故事。以此窺見另一個世界的光。

              悅然,幸會。

     

     

  •  

            我問自己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麽。

            被人羡慕的生活,還是舒服容易的生活。

            被人期望的工作,還是似乎依照本能就可完成的工作。

            留在美國。還是回國。

            做凡人。還是寫作。

            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還是去探索宇宙。

     

            爲什麽而活。

            想要的是什麽。

     

            我不能只為自己而活,亦不願只活在別人的視線。

            我不要失去趣味的日子,亦想要穩定富足的生活。

            我要清醒地行走于世,亦想讓家人因我得到寬慰。

     

            我問自己。

            那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