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至] 你

    2011年06月22日

     

               我想念你。

               却又不联系你。

               在每年的这个时候。

               总是会特别,特别地,想念你。

     

               你还好吗?

               烟抽得还凶吗?

               笑容还是一样吗?

               看到我送你的地球仪,会不经意想起我吗?

     

               我想念你。

               却未曾再见到你。

               可是啊,

               这一年一年的春秋分夏冬至,

               却永远是我想念你的痕迹。

     

                此去经年。历久弥新。

     

     

                祝安好。

     

  • To 先生 [行人志]

    2010年03月15日

     

             To 先生:

                      從編輯小九那裏拿到了好久之前給他的那篇稿子,也就是發在17雜誌第二期上的那一篇。

                      一打開,才看到是寫給你的那一篇。記錄了好多曾經我們的一些小事情。

     

                     我已經好久沒有看過那些過去寫的日誌,好久沒有想起那些過去發生的事了。

                     但是這一刻。一切往事浮上心頭,卻還是一樣的感觸如同海水一般漲潮退潮幾乎要淹沒我的呼吸。

                     那些回憶裏的你和我,當我回頭望,還是依舊那樣清晰。是我想起來就會覺得心酸的甜蜜。

     

                      他們把這一篇名為小情書。

                      要謝謝他們。

                      的確,這是我永遠也不能寄出的小小情書。

                      就讓它腐爛在我的心底的某個角落,灌滿了那名叫心酸的潮水。

     

                      先生。

                      即便不聯係你,不提起你,不回想你,你還是在那裏。就在我心上的那個位置。

                      每一次想到我們曾出現在彼此的人生裏,都是慶幸又心痛的感覺。

                      每一次翻閲那些曾經只屬於你和我的小小瞬間,内心都翻騰洶湧,似要落下淚來。

                      即便,不能夠愛,不再是那樣的感情,我回想你。我還是那時的小連當我想起你。

                      那是一種心酸。

                      深深的如同一片大海的酸楚。不因爲別的。

                      只關乎已經離開原地的我,回頭想起那在記憶裏永遠鮮活的親愛的你,和,曾經那個那麽那麽愛你的自己。

                      曾經那樣那樣地愛你的我,卻只能回顧記憶的你,只能任時間把你模糊在我的感情裏面。

                      這樣子殘忍的事,一想到就心酸。酸得甚至無法用臉上的笑容來掩飾心頭的刺痛。

                      原諒我雖然早已是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雖然早已準備好迎接這樣的後來。

                      在剛才,還是不得不,停了下來,用手捂住了熱熱的眼睛。

     

                      好想幼稚地說,我不想要忘記你。

                      可是我做不到。

                      因爲我曾經是那麽地愛你。

                      因爲我已不再那樣愛你了。

                      這樣是不是好殘忍。

                      可是我活在凡人的時間裏面,沒逃脫出來。

                      所以會愛上你,也會不愛你。

                      那就讓小連和你一起留在回憶裏。直到有一天腐爛到沒有一點知覺。

                      我把曾經愛你的自己留在回憶裏與你作伴。然後為你陪葬。

     

                      若有一天,我想起你,不再有這樣海潮一般的洶湧。

                      若有一天,我發現你,已經冷卻消失在我的記憶裏。

                      我便不再想起你。我便不再記得我曾經是你的小連。

     

                      把那一個愛你的我,和你一起埋葬在時間的滾滾紅塵裏。

                      ----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浪漫的事。在我不自主地要把你徹底忘記之前。

     

     

                      我看清了這個可怕的世界,卻沒法守護住我愛你的心情。

                      只能夠一步一回頭甚至也許頭也不回地往未知一直前進。

                      只是,離那一個我們彼此相忘于江湖的日子,

                      究竟還有多久呢。

     

                      作爲你的小連,我能這樣溫柔安靜地在記憶裏凝望你,

                      不斷回味那些我們經歷過的快樂悲傷,心裏痛著眼睛卻笑著的時光,

                      還剩下了多少呢。

                      我的先生。

     

                                                                                                 你的小連

     

     

  • To 先生 [行人志]

    2010年02月10日

     

             To 先生,

                      原来,

                            即便是现在,

     

                        每当我想起你,

                              内心还是会有心痛和不舍。

     

                        先生

     

     

                        [还是会不时想到你。可又不与你联系。

                         近来喜欢的人,我也无法再找到一个更好的名字给他用来与你区别。

                         我觉得我已经把这个最好的名字留给了你。

                         再没有人比你更契合这两个字。

                         也再没有更缠绵的字眼送给我未来的爱人了。

                         后来才会出现的他们。即便极得我喜爱也大概只能得到与你一样的昵称。

                         但是他们都不是你。


                         我有多傻呢。执念一个人,是多么傻气呢。

                         爱情还不是都那样吗。爱一个人,与之缠绵。无非都是些让你心情愉悦的。

                         闭上眼关了灯,拥抱到的都是心爱之物。何必在乎是否是那些旧日玩偶。

                         未在你这里得到的感情。总会有人补偿给我。

                         痴缠太久也未能得到的贪念。也终究会消退被别的欲求覆盖。

                         我问我自己,人世间的情恋欢爱是否都是如此。

                         我问我自己,我对你的感情是否也是这样结果。

                         我想大概是的。我也不过凡人。我也未想过抵抗时间的虚无。

                         我也曾爱过一个少年,对他许诺要爱他矢志不渝。可是我没有做到。

                         我终究长大而后看清。因为看清了他,也看清了自己的执迷不悟。

                         我也曾爱过你。可执念一生的誓言我却不会再付诸。

                         因为我知道总会有一天。当我想起你,也只是云淡风轻的口气。


                         你说这有多么让人丧气呢。

                         我曾经那么倾心与你。却还是清晰地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淡忘。

                         原来我爱你。不过一场或长或短但总归结局感伤的梦罢了。

                         而我们的一生。要经历的这样的梦魇。总不止一场。

                         我就这样在重叠的梦境间老去。真切的感情也就这样一点点地消耗。

                         直到有一天,成为一枚干涸的泉眼。一双神色疲惫的瞳仁。


                         可是。先生。我的先生。

                         即便我知道时间如此不近人情。即便我知道贪念如此繁盛而意志总是薄弱。

                         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把你记得。哪怕只是多一些时间。

                         我还是想要记得自己曾在你身上看到的那么多美好和因你而有的那些惊叹。

                         甚至那些因你而生的快乐烦恼甜蜜眼泪,我都想一一保留下来。

                         虽然未得到你的分毫。但总归我也曾如此投入。秘密地爱过一个人。

                         为他思虑因他挂念,也最终弃他而去。

                         这样一个爱的过程里。尽管我缺少了你,却不缺少这些相爱的心情。

                         这样就足够好了。

                         至少我还保留了你的名--先生。

                         这两个极端缠绵的字眼,潜藏也埋葬了我对你的所有感情和尊敬。


                         不过。我还是保留想念你的权利吧。

                         得不到也好,要遗忘也好。想念总是可以被允许的吧。

                         因为想起你时那种淡淡惆怅,也伴随着一种明媚的温暖啊。]


     

     

  • [冬至] 诗

    2008年12月21日

     

     

                     记得差不多是一年前的时候。2007年的平安夜,我想起了他。

                     却几乎痛得要落泪。

     

                     冬至那一日的凌晨,我给他打了电话。

                     讨厌的国际线路。让他总是听不清我的说话。

     

                     我说,老师,今天是冬至呢。

                     一如我曾经的语气。

                     他说,噢。是呀。呵呵。

     

                     他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有那么多事要告诉他。学习。工作。忍不住要分享所有的事。

                     和他。

     

                     我说,老师你有没有想我啊,我都有想你。

                     想念太沉重我无法负荷,才问出口。才故作轻松。

                     他只是呵呵地笑了起来。

     

                      他说,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明年夏天啊。很快很快就回去了。

                      他说,那会回来看看吧。我给你留一份校庆的礼品。

     

                      我说,老师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啊。

                      他说,不用不用。人回来就好了。

     

     

                       他叫我小连。

                       还是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

                       我是他的小连。

                       还是那个只偷偷地用力爱他的那个高三女生。

     

                       小连还是没有变。

                       想念他的心情。还是和当时一样。

                       这样天真而温柔的情怀。  

                       像一首诗。

     

                       你的声音如同沉在日光里的松脂,是新鲜的。
                     Your voice sounds like the rosin sinking into the sunlight, which is quite fresh.
     
                       你经历过的生活,是我持续研究的编年史。
                       The life you went through is the annals I devote myself to for long.
      
                       把你的表情当作诗歌和寓言。
                   I regard your expression as a kind of poem and fable.
     
                   希望很久以后,心情和现在是一样的。
                   I wish the mood wouldn't change with the time even though many many years have passed by.
     
                        这一份心情。
                        像诗一样,
                        痛而清甜。
                        淡而缠绵。
                        沉而隽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