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 先生 [行人志]

    2010年02月10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lian-logs/58339044.html

     

             To 先生,

                      原来,

                            即便是现在,

     

                        每当我想起你,

                              内心还是会有心痛和不舍。

     

                        先生

     

     

                        [还是会不时想到你。可又不与你联系。

                         近来喜欢的人,我也无法再找到一个更好的名字给他用来与你区别。

                         我觉得我已经把这个最好的名字留给了你。

                         再没有人比你更契合这两个字。

                         也再没有更缠绵的字眼送给我未来的爱人了。

                         后来才会出现的他们。即便极得我喜爱也大概只能得到与你一样的昵称。

                         但是他们都不是你。


                         我有多傻呢。执念一个人,是多么傻气呢。

                         爱情还不是都那样吗。爱一个人,与之缠绵。无非都是些让你心情愉悦的。

                         闭上眼关了灯,拥抱到的都是心爱之物。何必在乎是否是那些旧日玩偶。

                         未在你这里得到的感情。总会有人补偿给我。

                         痴缠太久也未能得到的贪念。也终究会消退被别的欲求覆盖。

                         我问我自己,人世间的情恋欢爱是否都是如此。

                         我问我自己,我对你的感情是否也是这样结果。

                         我想大概是的。我也不过凡人。我也未想过抵抗时间的虚无。

                         我也曾爱过一个少年,对他许诺要爱他矢志不渝。可是我没有做到。

                         我终究长大而后看清。因为看清了他,也看清了自己的执迷不悟。

                         我也曾爱过你。可执念一生的誓言我却不会再付诸。

                         因为我知道总会有一天。当我想起你,也只是云淡风轻的口气。


                         你说这有多么让人丧气呢。

                         我曾经那么倾心与你。却还是清晰地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淡忘。

                         原来我爱你。不过一场或长或短但总归结局感伤的梦罢了。

                         而我们的一生。要经历的这样的梦魇。总不止一场。

                         我就这样在重叠的梦境间老去。真切的感情也就这样一点点地消耗。

                         直到有一天,成为一枚干涸的泉眼。一双神色疲惫的瞳仁。


                         可是。先生。我的先生。

                         即便我知道时间如此不近人情。即便我知道贪念如此繁盛而意志总是薄弱。

                         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把你记得。哪怕只是多一些时间。

                         我还是想要记得自己曾在你身上看到的那么多美好和因你而有的那些惊叹。

                         甚至那些因你而生的快乐烦恼甜蜜眼泪,我都想一一保留下来。

                         虽然未得到你的分毫。但总归我也曾如此投入。秘密地爱过一个人。

                         为他思虑因他挂念,也最终弃他而去。

                         这样一个爱的过程里。尽管我缺少了你,却不缺少这些相爱的心情。

                         这样就足够好了。

                         至少我还保留了你的名--先生。

                         这两个极端缠绵的字眼,潜藏也埋葬了我对你的所有感情和尊敬。


                         不过。我还是保留想念你的权利吧。

                         得不到也好,要遗忘也好。想念总是可以被允许的吧。

                         因为想起你时那种淡淡惆怅,也伴随着一种明媚的温暖啊。]


     

     

    分享到:

    评论

  • ur so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