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ply to 林

    2008年09月0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lian-logs/28395032.html

     

     

              林:最后说说Roslyn小姐,生活就是这样,许许多多事情都不是按自己心中的剧本走的。

                   命运有自己的安排,有的时候不要强求太多,也不要不能接受。

                   众多的不顺也许是你必经的苦难,苦尽甘来的道理我应该不必多讲吧。

                   想开点,做人还是要开开心心的比较对得起自己。

              

    Reply :

                嗯。          

               这是沉重的一笔。要用尽全部的意志强忍住悲伤。

               很久很久。

               我都无法释怀。

               尊重她的决定。但是无法接受。


               一个很重要的人离开了。一段很温暖的记忆模糊了。一种很坚定的信念消弭了。
               I 
    know everything, but just can't make it sound.


               每每想到,内心那种巨大的无力感和悲痛无法抑制。
               我在这样沉重的神伤里败下阵来。林。
               我无法面对。
     

               她曾是一个绝妙的惊叹号。现在依然是。
               但却也成为一个休止符。
               重重地烙印在我的生命里。以一种决绝的姿态。
               迅猛地摧毁了我的记忆。
               我无法轻易看开。轻易告别。再轻易痊愈。


               我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会是这样。
               每当想到她万念俱灰做出如此决定
               想到她的内心一定经受巨大的煎熬
               想到她受的苦想到她的劳累和崩溃
               我就要心痛地忍不住颤抖。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和事竟然会让她溃败到如此地步
               一个看起来决不会被打倒英姿飒爽看尽史海翻腾的人
               何以如此灰心绝望
               撇下她最爱的和永远最爱她的一切
               羽化登仙。
     
     
     
               我亦是被人世无常所惊吓。
               短短数月。竟会如此物是人非。
               感觉自己宛若被隔绝在另外的天地里。
               日夜颠倒。不能哭不能笑。

               我最敬重的她。
               我竟然无法送她最后一程。

               我还未看她最后一眼。
               我还未轻轻说出再见。
     


               痛失恩师。
               痛彻心扉的痛楚。
               林。
               你可真的知道我内心有多少难言的悲恸。


               太痛太痛。
               除了眼泪和伤神我无法发泄。
               即便流干了我所有的泪水即便恸哭至凌晨夜不能寐
               伤痛也没有因此被消弭任何一点点。


               她。
               我想,会成为我内心最无法言说的遗憾。
               无法再被提起。
               每次想起都好像要失去呼吸般地疼痛。
               很久很久。

               因为珍重和挚爱
               所以要放在心底最暗的角落。
               无法轻易示人收放自如。
               很久很久。
               也许这一生,都无法遗忘。


               All 
    my best. 
               R.
    分享到:

    评论

  • i assume now the desicion was not her to make.
    perhaps she suffered from illusion all for a moment and when she realized it it was too late.

    We know, she's perfect but an ordinary person as well.though the momentary lapse would make us tormented permanen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