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露] 張悅然來的時候

    2011年10月08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lian-logs/170132923.html

     

     

            寒露那一天。張悅然來我們學校。做了一個簡短的見面會。談及她的寫作和生活。

            她的作品,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04年在去倫敦的飛機上讀過的那本[櫻桃之遠]。那時候我剛初中畢業,暗紅色的封面打開之後裏面有太多内容,痛而殘酷,劇烈震動著我那顆在當時尚未完全蘇醒的少女之心。

            那之後,她有[水仙已乘鯉魚去]和[誓鳥]。未來得及閲讀。但是書名是喜歡的。

     

             她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但她的沉靜是熟悉的。那種寫作者才會有的沉默。

             我喜歡的。

     

             她打開一個小筆記本,然後慢慢地開始講起她在新加坡的大學生活。說到她是如何最終選擇寫作,逃離世俗為她界定好的原有路徑,追逐真我。

             她的演講,回答了我之前對她所有的兩個問題,所以我感覺收穫頗多。

             同時,她講到的另外一些内容,我很有感觸,因而記在隨身的日曆本上。

             1。以色列:是指與神決鬥而可以獲勝的人。

             2。寫作是治療,亦是傷害。

             3。孤獨的童年。

             4。偶像是帶你走一段路,令你不再停留在原地的人。你的偶像是誰。

             5。[鯉],是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去捕捉和打撈文學。

             6。真正有收穫的閲讀。

             7。關鍵是要堅持寫下去。

     

     

              我喜歡遇到不同的人。去聼他們的故事。以此窺見另一個世界的光。

              悅然,幸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寒露] 如果當初 2010年10月08日
    [寒露] 惹人 2008年10月08日
    意义 [臻颜辞] 2008年10月08日
    活着 [臻颜辞] 2008年10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