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雪] 戀物癖

    2011年11月23日

     

            在店裏偶然看到色調捉人觸感極好的筆記本。

            因爲極喜歡而一口氣將能找到的全買回家。共十多本。

     

            直到這一刻才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患有某种程度的戀物癖。

            眷戀美好事物。祈願能盡得所愛。

            一束馨香的花,一碗溫熱的湯。

            一本暖手的書,一顆完整的心。

            依依不捨。戀戀風塵。

     

            我們都有戀物癖。

            愛人,戀物。情深,緣种。

            我們戀著這個世界。

            戀著這世上的風和日光。星和流年。愛和離別。

            我們戀著眾神,戀著世人,戀著貪慾,戀著凡物。

     

            我們終歸是戀著自己,亦戀著這滾滾紅塵間游走一遭的歡愉豐盛。

            已是足夠。

     

     

     

     

     

     

     

  • [立冬] Love is blind.

    2011年11月08日

     

              爲什麽會不確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一個人。

              成年以後的自己,不知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竟然已經離[喜歡]這種事情這麽遙遠了。

     

              被問及是否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沒辦法直接回答。

              用來形容的多半是,嗯,我們的交談很愉快。或者,嗯,他是一個不錯的人。

              這一些回答是在側面表示喜歡,還是我們用來掩飾自己内心不確定的拙劣托詞。

     

              我們不敢承認,也不願意相信。

              我們的内心,已經無法辨認自己是否喜歡一個人了。

     

              但我們曾經見過愛情。

              見過那種執拗、盲目、堅持、單純的,喜歡。和愛。

              那,在當時,是怎麽發現認知到這些的呢?

     

              於是我們努力回想曾經的那些事。那些人。

              那時候的我們,遇到了那個人。不問對錯。不計後果。

              腦子裏除了喜歡和愛就再也沒有別的形容詞來表達那個人。

              心臟劇烈跳動,只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就是想要得到他。

              是那樣飛蛾撲火,盲目而熾熱的奮不顧身。

              其實在當下,是感覺不到自己是在喜歡的,也不會如此冷靜地判斷自己。

              只有回頭探詢的時候,才忽然開悟。

              原來當時,是那樣真切而溫柔地,在喜歡和愛著的啊。

     

              原來那種刺骨而強烈的感覺,就是喜歡。

     

               到現在我們才模模糊糊地明白,喜歡和愛是曾經存在過的。

               那種去喜歡別人的能力也是曾經存在過的。

               只是那樣的喜歡。那樣強烈的情感,是不可以輕易複製的。

               而是需要用不怕受傷的心去尋找去等待去感應的。

               而這種能力的強弱和心情的有無,可能與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存活的時間長短和對世界的認知多寡成反比。

     

               Love is blind.

               當我們在愛情裏燒盲了雙眼,失去了理智。那大概是愛吧。

               雖然不知對錯,不知是否值得會否後悔。

               但總是好過不痛不癢不驚不乍冷靜大腦裏精密計算的那一切。

     

               我也許已經不懂得辨別喜歡和愛。

               但我想我仍然能夠判斷,精密計算的愛情多半包含與世俗妥協的成分。

               而盲目燒灼的偏執和放縱,因爲沉墮自毀的速度如此之快,是沒有時間去質問對錯和推敲得失的。

     

               它出於本能。

     

               Love is blind. 

     

     

     

     

     

     

     

     

  • 一個人等到天亮的時候

    2011年11月06日

     

     

                     原來最痛苦的失眠是在早上天未亮的時候。

                     不知道被什麽弄醒,做著奇怪的夢卻忽然意識興奮起來。

                     眼睛疲倦得睜不開,但是卻再也沒辦法睡着。

     

                      在黑暗的房間裏醒過來,卻發現已經換了冬令時。

                      不過五點半。

     

                      安靜的房間。溫暖的被窩。

                      聼著溫柔的歌聲卻想流眼淚。想要睡着卻又總是忽然驚醒過來。

     

                       外面的天那麽黑。好像永遠也不會亮起來。

     

                       不過最終,還是微微地亮了。

     

                        我終是一個人等到了天亮。

                        而這感覺也實在太讓人寂寞了。

     

     

  • 親密

    2011年11月06日

     

              是從什麽時候開始,每次想到要和另一個人建立起過分親密的關係,就會心有恐懼。

     

              是不是太習慣遠遠看著別人,因而靠近反倒覺得不適。

              是我不夠喜歡他,還是我已經喪失了去親近一個人的能力。

              是什麽阻止自己去承認自己和另一個人存在一種近乎零距離的關係。

     

              我到底是在害怕什麽。還需要確定什麽。

              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歡我。

              確定他是不是那個對的人。

              確定他愛我比我愛他要多。

     

              還是只是爲了證明,

              我已患了愛的殘疾,不可復原。

     

     

     

  • [霜降] 男朋友

    2011年10月24日

     

              那時候他們都說,會有一天,會有一個真心愛你的人出現。然後你會幸福。

              那時候他們都說,談戀愛呀,有快樂也有痛苦。有人愛你卻永遠不說娶你。 

              那時候他們都說,我要高個帥哥男朋友或者我只要一個人愛我就已經足夠。

     

              可是誰知道那個人什麽時候來。

              可是誰知道那個人就是你要等的人。

              可是誰知道愛不愛到最後又會不會有結果。

     

              你要的不過是一個男朋友。

              需要多用心。又多不必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