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蟄] 春早

    2012年03月05日

     

            前幾天忽然熱起來,陰天潮濕。

            週五晚上悶雷滾滾風雨大作。整夜不肯停息。

            趴在床上聼著窗外雨聲不知何時睡過去。

            次日早上醒來空氣裏都是夏天的氣味。

            天然清新,是整個人重新活過來般的神清氣爽。

            連著兩天休在家裏。

            今早出門,晴空天光,萬里無雲。

            清涼強勁的風揚起發梢,這是春天將近時三月的清早。

     

     

     


  •  

              這兩天,有人在微博上提及我曾經的小説集[葵花生],説是曾陪伴她們的少女時光。

              有好幾個朋友分別在不同場合詢問我爲什麽不繼續寫作。

              不禁也讓我開始思考。

              那些不時冒出來的新的想法,那些沒寫完的小説片斷,那些對人生和世界的點點感悟。

              還繼續寫下去嗎。

     

              整理還未發表的文稿,完成未寫完的小説。

              二十五歲前,我希望自己還能有機會將這一些出版成書。

              不論今後是否從事寫作,我確定,至少這一件事,我是一定要完成的。

              就當是對自己的紀念,青春的見證。

     

              若有幸繼續寫作。亦可算是重新開始的第一個腳印。

              如此想來,著實不錯。

     

     

               這兩三個月來因爲忙碌沒有時間寫博客。 

               但上週卻偶然看到有陌生人在博客留言。令人驚喜。

               沒想到這博客還是有人在看的。

               不好意思。節氣系列會慢慢補上的。

               希望五月以後有時間寫別的系列。

     

     

                寫作令我感覺快樂。

                亦是與世界和人類交往的最佳途徑。

     

  • [立春] 終

    2012年02月04日

     

     

            你的生日。

     

            太久不想我們之間的故事。

            太久不提我們過往的糾葛。

            那日,聽聞坊間對這些連我們倆都説不清楚的事亦是有諸多版本。

            我又從頭梳理了一下我所有的記憶。

            符合了一部分傳聞裏的情節,也是聽到了很多我這麽多年來都不知道的你的心情。

     

            到最後,當我講完這故事,已是三四個小時過去。

            我發現曾有過那麽多個頓點,我們都可以選擇結束。但卻又都沒有。

            或許因爲年輕。或許因爲倔強。

            或許只是單單因爲那緣淺情深。

            多少次說過了再見。後來又還是再聽到彼此的消息。 

     

            但我慶幸,這一次,我只想要就這樣。慢慢消失。

            年輕時候未懂得這道理。因爲極想要珍惜你,因而有迷思。認爲彼此非要是極其親近的關係。

            現在再想,才明白,有時相忘于江湖已是最好的安排。

            讓彼此都去過更好的人生。讓更適合彼此的人去取代曾經的位置。

     

            而在我心裏。我記得你。

            我記得就算是此時此刻,我仍然希望你過得平安幸福。

            不需要再遇到你。但你已是我故友。

            若我們的人生還要更戲劇,有一日街頭相遇。我有微笑致意。

            若你就在我眼前,彼此坦然真誠,我亦想給你一個擁抱。

            然後輕聲在你耳邊說,這些年我過得很好。你過得好嗎。

     

            終。

     

                                                          ———03/12/2012 于亞特蘭大

     

     

     

  • [大寒] 過年

    2012年01月20日

     

             我喜歡過年時候的氣氛。

               可以不用寫功課。可以不用早起上學。雖然還是會有一點擔心寒假作業會不會寫不完。

               每天只要想著接下去要去誰家裏拿紅包,一會午飯晚飯會吃到什麽好吃東西。

               想著這一些,就已經足夠花上一天的時間了。

               還有下午的必備點心,油煎年糕。香酥粘牙,真是美好的回憶。

     

             我已經五年沒有在國内過年了。

             還沒有經歷過一個不需要擔心寒假作業的過年。

             還沒有嘗試過跟同學們在寒假時候聚會的過年。

             還沒有體驗過走門串親戚時被逼問對象的過年。

             還沒有擁有過與好友徹夜長談深夜逛街的過年。

     

             我懷念曾經擁有過的過年的回憶。

             儘管回想起來甚至感覺那麽陌生而遙遠。

     

             或許。

             我想我只是懷念曾經無數次那樣,和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熱熱鬧鬧地坐在一起。

             看到桌上擺滿了熟悉而美味的食物。聽到連綿不絕震耳欲聾的鞭炮聲。

             内心還是快樂的。滿懷著愛和希望。

             就這樣,在漫天的煙花中。 

             迎來新的一歲。 

     

             如意健康。

             平安喜樂。

     

     

               

               

  •  

              今天剛出實習的公司才發現錯過一個電話。

              聼留言,是一個來美國以後認識了三年多的朋友。

              她在芝加哥的機場打來。說馬上要坐飛機經香港回臺灣了。

              之前我們倆互相打電話但彼此都沒接到。

              竟然是這麽突然的告別。

              馬上回撥過去已經直接轉到電話留言了。

              想必一定是已經起飛關掉手機了。

     

              頓時覺得非常失落。一個人坐在車裏。懊悔萬分。

              下一次見面會是什麽時候呢。

              人生茫茫。兩個人能夠這樣輕易地遇到。

              竟然也是能夠如此輕易地告別的啊。

              只是下一次,還會再遇到嗎。

     

              由此想到那些一個一個離開我的人們。

              有一些還沒說再見就失去了聯係。

              有一些說著再會在心中卻已明白大概再不會遇到。

              有一些明明是要永不分開但最後亦是各自走到了世界的兩端。

              那些出現在我人生裏的人們。

              有多少次我不禁猜想究竟是什麽力量讓我們相遇。

              上一輩子是我欠了你多少恩情或者錢債。

              這一世你要來尋我。

              踏遍千山萬水,風塵僕僕。

              然後,就在那個街角或是黃昏,漫不經心地與我遇到,說一聲你好。

              可是啊。最殘酷的也同時存在。

              你們只來一段時間。或早或晚,總是要一個一個地離開。

              挽留不得。再會無效。

              最近那句很流行的話怎麽說的。

              [愛與不愛,下輩子都不會再見。]

              大概是這樣的吧。就算再見,也不再是彼時的你和我了。

              不如不見。

     

              但我絕不要讓你知道我又是多麽慶幸自己遇到了你們。

              見過你們的容顔。捕捉過你們身旁掠過的一瞬的風。

              更不會讓你們知道我其實一直在等。

              等待下一個要來的人。

              等待下一個歸來的人。

     

              你不來,我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