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穀雨] 睡前的話

    2012年04月20日

     

             臨近畢業前兩個月,身體和精神上的疲勞達到極限。

             每天都在淩晨入睡,睡前關燈即將沒入黑暗中失去最後一點意識前,總不禁生出好些叫人心酸的句子。

             比如。 

     

             [每日不足睡眠困倦面容。隨著人群移動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

              說不出想要的東西和内心所憎。

              遠離家人,亦無密友近身。

              大部分時間都在和貧乏的自己對話,對別人沒有好奇沒有耐心。

              新歡和舊愛都不肯見面,心有困獸伺機躁動。

              軟弱乖張,無知貪戀。

              我討厭現在的自己。

              房間裏很黑,外面好像有貓在叫。

              晚安。]

     

              又比如。

     

              [有多少想說的話,最終抵不過淩晨入睡時滿身的疲憊,化作無言語。

               只願躺下即能入睡,不用催眠,不用翻覆。

               曾愛你的人和未趕上的電車一樣,是不可以回望不可能再來的,自以爲的相遇。

               恩寵幾多,終不過是指間沙水中月,笑人癡傻,愚人作樂。

               貪戀沉迷不過都是作繭自縛自取其辱罷了。

               你竟還不肯甘願。晚安。]

     

     

     

  • [清明] 明星

    2012年04月04日

     

           看今年的香港金像獎的時候,聽到葉德嫺唱了《明星》這首歌。

           覺得歌詞與曲都極好。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我。

            可有記得當年我的臉,曾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

            當你記起當年往事,你又會如何。

            可會輕輕淒然嘆喟,懷念我在你心中照耀過。

            我像那銀河星星,為你默默愛過。

            更讓那柔柔光輝,為你解痛楚。

            當你見到光明星星,請你想,想起我。

            當你見到星河燦爛,求你在心中記住我。]

     

           聼的當時,腦海裏閃現過許多當年叱吒過的香港明星。

           其中哥哥是最多。

           而現今卻恍若隔世。

     

           我覺得這就是獻給他們,最好的歌。

     

     

  • [春分] 提問

    2012年03月20日

     

           坐在building外面的搖椅上,看著眼前的藍天白雲安靜草坪,很想就閉上眼睛睡一會兒。

             剛才在上統計課的中途忽然覺得自己爲什麽會在學這些看起來跟我毫無關係的東西。

             我究竟有多久沒有好好靜下心來想一想自己想要的生活和自己想要成爲的樣子。

             不管未來成敗不在乎世俗的眼光。

     

     

              若琳,你到底在哪裏。

     

     


     

     

     


  •  

            今天週四。

            整個學期最令人期待的一周春假。至此已經過去一半不止。

            可是我卻覺得我一天也沒有休息。

     

             坐在鋪著白色被子的床上,綠色床單讓人很喜歡。

             面前就是兩扇大窗,外面是後院的草坪和樹。

             還有陽光。就這樣照著窗戶,照亮整個房間。

     

             可我就是在這陽光明媚的時候,仿佛失去了所有氣力。

     

             五月初就要大學畢業。

             覺得自己已經在學校裏呆了足夠久的時間。完全沒有繼續上研究所的打算。

             但是最後一個學期還是很忙。上課和找工作全部交雜在一起。

             在美國找工作面對很多阻撓。經濟不好,身份問題是最大難題。

             面對那些説好不提供工作簽證的公司。甚至不知道要不要投下簡歷。

             昨天和今天都有面試。因爲這樣,總覺得一整天都做不了別的事了。

     

             從上週開始常常頭痛。晚上又很容易困倦,幾天來都盡力做到12點鐘以前睡覺。

             今早起的還算早。但是卻磨磨蹭蹭什麽也不想做。不復習功課。不準備面試。

             我無所事事地在沒人的家裏走來走去。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麽。

             就好像是這個時刻,在人生這條路上。

             因爲看不到前方的路,因而覺得非常迷茫。

     

             家裏對於我留在美國還是回國有不少不同意見。

             在國内的爸媽覺得留在美國比較好。

             在美國的叔叔卻一直問我爲什麽要留在美國。

             到底爲什麽要留在美國。我自己也想不清楚。

             可是誰又能對自己的人生知道的那麽清楚呢。

             回國會被人看扁嗎。

             回國以後會後悔嗎。

             留在美國會快樂嗎。

             留在美國會成功嗎。

     

             就是這一些無聊的問題。讓人失去方向。

             好似忽然從混沌的夢中醒來。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我相信人的一生,恩寵福禍都有安排。

             工作和戀人也都是要憑藉緣分。

             隨心隨緣,大概才可無憂無悔。

     

             最後。

             陽光還是很好。

             我也還是心情低落。

     

  • [昭饈時] 夏夜

    2012年03月13日

     

     

                    夏夜的時候,清風拂耳,森林的遠處有煙火。

                    躲開嬉鬧的人群,空氣裏面有微弱的歌聲。

                    林間深處,幽暗光線,潮濕苔蘚,沒有人説話。

                    仰面看到枝桠之上是會移動的星星,石頭很涼,月色撲朔迷離。

                    不聼廣播, 夏夜不息,直至螢火蟲之夢悠悠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