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週四。

            整個學期最令人期待的一周春假。至此已經過去一半不止。

            可是我卻覺得我一天也沒有休息。

     

             坐在鋪著白色被子的床上,綠色床單讓人很喜歡。

             面前就是兩扇大窗,外面是後院的草坪和樹。

             還有陽光。就這樣照著窗戶,照亮整個房間。

     

             可我就是在這陽光明媚的時候,仿佛失去了所有氣力。

     

             五月初就要大學畢業。

             覺得自己已經在學校裏呆了足夠久的時間。完全沒有繼續上研究所的打算。

             但是最後一個學期還是很忙。上課和找工作全部交雜在一起。

             在美國找工作面對很多阻撓。經濟不好,身份問題是最大難題。

             面對那些説好不提供工作簽證的公司。甚至不知道要不要投下簡歷。

             昨天和今天都有面試。因爲這樣,總覺得一整天都做不了別的事了。

     

             從上週開始常常頭痛。晚上又很容易困倦,幾天來都盡力做到12點鐘以前睡覺。

             今早起的還算早。但是卻磨磨蹭蹭什麽也不想做。不復習功課。不準備面試。

             我無所事事地在沒人的家裏走來走去。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麽。

             就好像是這個時刻,在人生這條路上。

             因爲看不到前方的路,因而覺得非常迷茫。

     

             家裏對於我留在美國還是回國有不少不同意見。

             在國内的爸媽覺得留在美國比較好。

             在美國的叔叔卻一直問我爲什麽要留在美國。

             到底爲什麽要留在美國。我自己也想不清楚。

             可是誰又能對自己的人生知道的那麽清楚呢。

             回國會被人看扁嗎。

             回國以後會後悔嗎。

             留在美國會快樂嗎。

             留在美國會成功嗎。

     

             就是這一些無聊的問題。讓人失去方向。

             好似忽然從混沌的夢中醒來。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我相信人的一生,恩寵福禍都有安排。

             工作和戀人也都是要憑藉緣分。

             隨心隨緣,大概才可無憂無悔。

     

             最後。

             陽光還是很好。

             我也還是心情低落。

     

  •  

              這兩天,有人在微博上提及我曾經的小説集[葵花生],説是曾陪伴她們的少女時光。

              有好幾個朋友分別在不同場合詢問我爲什麽不繼續寫作。

              不禁也讓我開始思考。

              那些不時冒出來的新的想法,那些沒寫完的小説片斷,那些對人生和世界的點點感悟。

              還繼續寫下去嗎。

     

              整理還未發表的文稿,完成未寫完的小説。

              二十五歲前,我希望自己還能有機會將這一些出版成書。

              不論今後是否從事寫作,我確定,至少這一件事,我是一定要完成的。

              就當是對自己的紀念,青春的見證。

     

              若有幸繼續寫作。亦可算是重新開始的第一個腳印。

              如此想來,著實不錯。

     

     

               這兩三個月來因爲忙碌沒有時間寫博客。 

               但上週卻偶然看到有陌生人在博客留言。令人驚喜。

               沒想到這博客還是有人在看的。

               不好意思。節氣系列會慢慢補上的。

               希望五月以後有時間寫別的系列。

     

     

                寫作令我感覺快樂。

                亦是與世界和人類交往的最佳途徑。

     

  • [大寒] 過年

    2012年01月20日

     

             我喜歡過年時候的氣氛。

               可以不用寫功課。可以不用早起上學。雖然還是會有一點擔心寒假作業會不會寫不完。

               每天只要想著接下去要去誰家裏拿紅包,一會午飯晚飯會吃到什麽好吃東西。

               想著這一些,就已經足夠花上一天的時間了。

               還有下午的必備點心,油煎年糕。香酥粘牙,真是美好的回憶。

     

             我已經五年沒有在國内過年了。

             還沒有經歷過一個不需要擔心寒假作業的過年。

             還沒有嘗試過跟同學們在寒假時候聚會的過年。

             還沒有體驗過走門串親戚時被逼問對象的過年。

             還沒有擁有過與好友徹夜長談深夜逛街的過年。

     

             我懷念曾經擁有過的過年的回憶。

             儘管回想起來甚至感覺那麽陌生而遙遠。

     

             或許。

             我想我只是懷念曾經無數次那樣,和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熱熱鬧鬧地坐在一起。

             看到桌上擺滿了熟悉而美味的食物。聽到連綿不絕震耳欲聾的鞭炮聲。

             内心還是快樂的。滿懷著愛和希望。

             就這樣,在漫天的煙花中。 

             迎來新的一歲。 

     

             如意健康。

             平安喜樂。

     

     

               

               

  •  

              今天剛出實習的公司才發現錯過一個電話。

              聼留言,是一個來美國以後認識了三年多的朋友。

              她在芝加哥的機場打來。說馬上要坐飛機經香港回臺灣了。

              之前我們倆互相打電話但彼此都沒接到。

              竟然是這麽突然的告別。

              馬上回撥過去已經直接轉到電話留言了。

              想必一定是已經起飛關掉手機了。

     

              頓時覺得非常失落。一個人坐在車裏。懊悔萬分。

              下一次見面會是什麽時候呢。

              人生茫茫。兩個人能夠這樣輕易地遇到。

              竟然也是能夠如此輕易地告別的啊。

              只是下一次,還會再遇到嗎。

     

              由此想到那些一個一個離開我的人們。

              有一些還沒說再見就失去了聯係。

              有一些說著再會在心中卻已明白大概再不會遇到。

              有一些明明是要永不分開但最後亦是各自走到了世界的兩端。

              那些出現在我人生裏的人們。

              有多少次我不禁猜想究竟是什麽力量讓我們相遇。

              上一輩子是我欠了你多少恩情或者錢債。

              這一世你要來尋我。

              踏遍千山萬水,風塵僕僕。

              然後,就在那個街角或是黃昏,漫不經心地與我遇到,說一聲你好。

              可是啊。最殘酷的也同時存在。

              你們只來一段時間。或早或晚,總是要一個一個地離開。

              挽留不得。再會無效。

              最近那句很流行的話怎麽說的。

              [愛與不愛,下輩子都不會再見。]

              大概是這樣的吧。就算再見,也不再是彼時的你和我了。

              不如不見。

     

              但我絕不要讓你知道我又是多麽慶幸自己遇到了你們。

              見過你們的容顔。捕捉過你們身旁掠過的一瞬的風。

              更不會讓你們知道我其實一直在等。

              等待下一個要來的人。

              等待下一個歸來的人。

     

              你不來,我不老。

     

     

     

     

     

     

  • [冬至] 華麗的冒險

    2011年12月22日

     

              冬至那一天。

              第一次自己開車到downtown。

              剛上高速就見暴風雨鋪天蓋地襲來。甚至看不清前後左右的車輛。

              戰戰兢兢地繼續劈開風雨前行。

              到了downtown還沒來得及看高樓大廈就見大堵車。

              四五個道都擠滿了車,超大陣仗。

              深吸口氣,殺出車流,準確到達。

     

              一下車就發現身上一個硬幣都沒有,奔走了兩三個block到處換硬幣。

              總算湊夠三塊多,夠停一個半鐘頭。

              和mentor吃完午飯就往回開了。仍是下雨的天氣。

              但相對已是容易多了。

     

     

              第二天晚上又和幾個朋友約去一個遠處的川菜舘吃飯。第一次去。

              六點鐘出門已是黑燈瞎火的時候了。

              九點半左右往回開。

              來去都是車燈閃爍黑暗與光的奇妙旅程。

     

              我有一段華麗的冒險。

              去看到其他可能性。

              我要一場華麗的冒險。

              以此收穫全新姿態。

     

              以此成長。

              以此蛻變。

              以此化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