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至] 诗

    2008年12月21日

     

     

                     记得差不多是一年前的时候。2007年的平安夜,我想起了他。

                     却几乎痛得要落泪。

     

                     冬至那一日的凌晨,我给他打了电话。

                     讨厌的国际线路。让他总是听不清我的说话。

     

                     我说,老师,今天是冬至呢。

                     一如我曾经的语气。

                     他说,噢。是呀。呵呵。

     

                     他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有那么多事要告诉他。学习。工作。忍不住要分享所有的事。

                     和他。

     

                     我说,老师你有没有想我啊,我都有想你。

                     想念太沉重我无法负荷,才问出口。才故作轻松。

                     他只是呵呵地笑了起来。

     

                      他说,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明年夏天啊。很快很快就回去了。

                      他说,那会回来看看吧。我给你留一份校庆的礼品。

     

                      我说,老师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啊。

                      他说,不用不用。人回来就好了。

     

     

                       他叫我小连。

                       还是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

                       我是他的小连。

                       还是那个只偷偷地用力爱他的那个高三女生。

     

                       小连还是没有变。

                       想念他的心情。还是和当时一样。

                       这样天真而温柔的情怀。  

                       像一首诗。

     

                       你的声音如同沉在日光里的松脂,是新鲜的。
                     Your voice sounds like the rosin sinking into the sunlight, which is quite fresh.
     
                       你经历过的生活,是我持续研究的编年史。
                       The life you went through is the annals I devote myself to for long.
      
                       把你的表情当作诗歌和寓言。
                   I regard your expression as a kind of poem and fable.
     
                   希望很久以后,心情和现在是一样的。
                   I wish the mood wouldn't change with the time even though many many years have passed by.
     
                        这一份心情。
                        像诗一样,
                        痛而清甜。
                        淡而缠绵。
                        沉而隽永。
     
     
  • [处暑] 少年密友

    2008年08月23日

     

     

               年少时候的友情,你有记得多少。

              

               同一个生活圈子里长大,彼此自年幼熟识。一同经历上放学的宽阔马路。知晓相互的人事交往。

               即便成年后不在一地,不常见面,甚至数月只有寥寥几句交谈。

               少年时候的友情,却好像依然维系在一起。总是能够坦然直接地说出心中所想。 

               对未来的打算。实习计划。烦心琐事。 甚至择偶标准,感慨现实。

     

               少年密友。

               因为分离,偶尔用力回想她们的脸,都只是离开之前甚至更久以前的稚气依旧的桃面。

               但是依旧把她们轻轻折叠,安放在我内心某一个连通记忆和未来的区域。 

     

               少年密友。

               一起走过彼此人生中十字年华的青春的前半段。然后各自分飞去体会孤单未知的生活开端。 

               生活中的新角色总是起伏叠出,却很难再体会年少时与密友分享笑和泪的哪怕一点点感动。 

               记忆里不再有这样鲜活纯粹的时光。正是因为珍惜那一些,此时此刻只想紧紧拥抱住彼此。

     

               少年密友。

               因为从同一段往事走来。谈到今日的挣扎犹豫,都一如往日里的少年间的倾诉。 

               深厚的情谊,因为时间冲刷,因为地域辗转,因为人事纷扰,而更坚定地拉住了彼此。

               再没有人如此靠近过我的内心。因为年少后不再轻易敞开心扉。

               但那些少年时代一同体会过同一场雷雨,凝视过同一片麦田,经历过同一次盛大狂欢的人。

               却始终如此轻易走到我身边。

               只是因为已经融入彼此的人生。是记忆的一部分。是年华的一部分。

              

               少年密友。

               轻轻挥别年少轻狂, 走向接下来的人生旅程。

               太多时候我们能决然往前走,是因为记忆丰盛强力支撑。

              

               太多时候我能决然离开。决然向前。是因为内心强烈的意志。

               是因为总感觉自己和她们在一起。

               少年密友,活在我记忆里的一部分,始终在我身旁。

               始终在我手心。始终和我一起看世间风起云涌。一并投身滚滚红尘。不醉不归。

     

              

                我曾问瑶瑶,我们会一直一直如此要好,一直都在彼此身旁一如年少时吗?

                她毫无迟疑地说,当然。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

                少年密友。很多这样的小瞬间。

                这样轻而笃信的话让我相信人与人之间,自年少记忆模糊而一路走来的长久情谊持续坚韧。

                如此弥足珍贵。

     

     

  • 中国加油

    2008年08月08日

     

     

                 2008年8月8日。

                 加油中国!

                 加油北京!

                 加油奥运!
     

     

  • To 汐 [行人志]

    2008年07月30日

     

     

                  To 汐:
     

                    喜欢你描述的我。

                    意识清醒。内心明朗。透彻看待世间情缘意志。

                    这是我迈向一个强大女子的漫长道路上所一直要努力做到的。
                    以后也还要继续这样。

                   至于那些透明的清淡的甜蜜。
                   我亦是奢想过。
                   可是想到那些浪漫,多半都不理智。那时的人多半都不恰和。
                   成年之后的自己对于完美和恰当的追求无法抑制。
                   想到那些会出现的人,以及将与他们一起出现的不足。
                   都会让我厌恶。

                  我大抵不相信爱情。
                  无法相信能真的遇到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期待过。可是最终都放弃。
                  我已然不是那个夏天里的我。
                  我无法让自己长久地存在在这样一种期待里。
                  因为我知道那太不真实。
                  这是一种让人失落的清醒。

                  曾经觉得自己能保持同样的心情和喜好很久很久。
                  能坚持着做一些事很久很久。能坚持地付出某一种感情很久很久。
                  但是最终这一些都慢慢改变。不论是外力还是内心的强制所造成的。
                  于是觉得长久太过于虚无缥缈。
                  对永远有了敬畏。亦也是退缩。

                  最近又突然觉得自己心境苍老许多。
                  马上要迈向20的年华。我回头看自己的心。
                  永远都老得比年纪快。
                  以前或许认为是种沾沾自喜的虚伪的成熟。
                  但现在只是接受。
                  接受自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但却失意的女子。
                  只是这样的自己,我并没有厌恶。
                  我也知道再让我选择,我亦大概还是选择做这样的自己。
                  只是偶尔唏嘘。
                  这样的自己,丧失了爱的能力。其实是有一点可悲的。
                  无法平复摊放在阳光之下,接受爱情剧烈眩目的洗礼。
                  我只是脆弱不堪,又顽强抵抗而已。



                  所以每每看到你,鲜活的,跳跃的,带着一种清新的气息。
                  内心是欢喜的。美好的事物谁都会喜欢。

                  谢谢你总是懂得我的心。
                  虽然我们是如此的不同。

     

                   偶然在旧邮箱里翻到你曾经为我写的书评。 

                   那些美丽的字字句句像珍珠一样光润温柔。

                   我对自己说,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生,总是能够体会我微小的仅有的一点点期望和体会。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生,总是能够永远都活力充沛地保持对于生活和爱情的憧憬。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生,总是迅速地阅读我的心情然后留下满版的文词来抚慰。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生,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了。

                   但好庆幸,她终归出现了。

                   带着一种活跃的热情和明亮的色调,奇妙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让我微笑。也让我感动。

     

                   噢。这就是你。我的肉肉汐小姐。

                   你看,我学起了你调皮的语气。

     

     

              

     

  • To 林。 [行人志]

    2008年07月30日

     

           To 林:

                    刚从学校回来。

                    八月份的短假期从现在开始。十多天。

                   

                    只是这两天一直感冒,今天又喉咙沙哑。

                    丧失说话的意念,嘴巴一直抿着。

                    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好。

     

                     那一天翻看旧邮箱。看到我们曾经的信件往来。

                     幼稚的年纪里,我写过那些字给你。

                     现在回头望,竟有一些像刺眼的光束,让我睁不开眼去看。

                     想起曾经每日都给你写信,说尽琐碎的事。内心得到安慰。

                     曾想过要这样一直做下去,只为得到内心的某一种寂静。

                     但是时光流转。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流水一般随之更改。

                     我感慨有哪一件事我们可以一直不知厌倦地做下去。

                     哪一个人我们可以一直只如初见时一般地心情与之相待。

                    

                     除了自己,我们还愿意与谁一起厮守终生。

     

                     这样子的我们,让整个世界看起来都好孤独。

                     可是谁说,这就不是我们本来的模样呢。

     

                      不论是年幼时候的懵懂。还是成年后心境的迅速苍老。

                      始终不变的大概就是孤独。就是永远只和自己一个人说话。

                      也许因为这样,我们才顺应了自然。活得安然。

     

                      

                        近日食欲不振。对于食物总有些排斥和厌恶。

                        觉得累。或许我也需要好好睡一觉。

                        或许。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