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夏] 我們究竟怎麽了

    2010年05月05日

     

                     我們究竟怎麽了。

                     傷心落寞處溫暖安慰竟來自旁人而非那個心中所想。

                     我們究竟怎麽了。

                     明明是密友卻能夠這樣完全不聯係連客套都嫌費勁。

                     我們究竟怎麽了。

     

                     是世界變了還是我們變了。

                     是你變了還是我變了。

                     大概世界變了我們也變了。你變了我也變了。

                     我們究竟怎麽了。

     

                     我們究竟怎麽了。

                     這麽多年的感情卻第一次不想要再努力貼近對方。

                     我們究竟怎麽了。

                     還是依舊珍惜彼此卻不得不承認内心的受傷失望。

                     我們究竟怎麽了。

     

                      我們究竟怎麽了。

                      親愛的,我仍然愛你卻怎麽好像再也感受不到你的關切了。

                      我們究竟怎麽了。

                      這一刻,當我想到你眼裏的我也許也突然變得如此陌生了。

                      我們究竟怎麽了。

     

     

     

     

  •  

                  今天是angekok的生日。

                  國内12點鐘的時候給他打了電話。等了很久他才接起來。

                  突然聽到很嘈雜的聲音。害我一時間都忘記要說什麽了。

     

                  今天身體有一些虛弱。所以講話速度變慢。

                  因此聲音聼起來平和溫柔許多。

     

                   他還在吃飯。電話那邊很吵。我常常聼不到他說什麽。

                   但我還是。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裏。在這一頭。自說自話。

     

                   説到累了。就停下來。然後說拜拜。

     

                   ---------我常常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不顧及他人的想法。

     

     

                   [解釋一下。突然想要寫一個迷你系列。就叫做[我的心裏有一個小女孩]。我計劃寫七篇。

                    寫這一篇也很突然。只是一時興起的。也想不到題目。

                    所以就把這個系列定成這個基調--無聊瑣事,無題之作。

                    所以每一篇日誌的名字就用當時正在聼的歌曲作爲名字。]

     

                    p.s. 其實我還是很喜歡做一些概念的東西。各種不同的系列之類的啦。

                          以後會多做一些。

     

     

  •  

     

                       我喜欢这个时刻的自己。

                       浅灰色的衬衫,领口的大蝴蝶结,藏青色的top,斜扎起来的头发。

                       看起来好像餐馆的女侍应。

     

                       我喜欢这个时刻的自己。

                       好像有一种少女的清甜。

                       这样的感觉我未在十八岁的自己身上看过。

     

                       也许只此一刻,幸亏我有觅得。

     

            P.S. 在听Corrine Bailey Rae的歌“I'd Do It All Again"。她就是当年唱Like a star的女生。

            想把它当作背景音乐。但只找到wma的版本。所以不能循环播放。将就一下吧。

            推荐这首i'd do it all again。像咖啡的味道。闻起来让人想要轻轻地流眼泪。

                                                                                             02/26/2010 12:15am

                                                                                                      @ Athens, GA

     

  • [广播台] 如此

    2010年02月16日

     

     

                   手脚冰冷。头痛。

                   无所事事。孤单。

                   暴饮暴食。懒散。

     

                   如此的无助。甚至想要得到一个人的温暖。

                   任意的一个人。

     

                   这样的自己。

                   好像跃出水面仰身躺在河岸边的一尾鱼。

                   在绚烂的阳光中看到了蓝得发亮的天空。

                   却呼吸薄弱。如何阖上双眼不看这世间。

     

                   只是。

                   如此寂寞。

     

     

  • [广播台] 她飞来看我

    2010年01月28日

     

                  有一个女孩对我说,

                  她梦到自己飞来看我。

     

                  心里是温暖的。

                  不论内心是不是真的冷漠,

                  不论孤独是不是真的存在,

                  看到这温暖的话,

                  我的心还是突然就涌出了一掬泉水。

     

                  这个女孩曾经教会我如何放肆地笑和任性。

                  让我在那之后的时光里每当想起这些记忆都带着笑容。

                  哪怕我们已经很久未有联系,彼此都不知道近况。

                  做到这样美好的梦,看到这样简单的话语。

                  还是忍不住想象起如果这一切成真的样子。

     

                 [在听一张编曲很棒的翻唱专辑。内心是温柔而平静的。最近在听一些很不错的中文歌,不过那也都是几年前的旧曲了。朋友说我太久未听中文歌,我想是的。的确错过很一些好声音。]